腾博会官网

上海有深度的互联网媒体

共享单车中心城区投放过量偏远地区难觅踪影引

2018-03-16 18:35栏目:城事
TAG:

 天气渐暖,家住宝山区馨佳园的仇女士外出时想骑个共享单车。但她尴尬地发现,小区门口经常无车可骑,地铁口出来时仅有的几辆单车都被他人竞相骑走。

  居住在宝山城区中心的贺女士同样抱怨:“共享单车的APP下了这么久,一个月顶多用1次,路上看见一辆共享单车像是捡到宝了。”她的活动半径就在宝山城区,但发现共享单车数量太过分散:“东张西望寻觅一辆共享单车的时间,不如拼命赶路或者坐公交, 2、3公里的目的地差不多也到了。”

  秦先生住在嘉定区东部新成路街道,周末经常前往嘉定主城区、购物广场,但小区周边300米竟找不到1辆共享单车。据他观察,嘉定北区和南区主干道都见不到共享单车的身影,只在嘉定北地铁站看到过若干辆共享单车联排停放。

  实地追寻共享单车,零星散落难觅踪影

  馨佳园小区是经济适用房大居,拥有近5000住户。3月16日上午9时,记者前往该小区附近的地铁7号线潘广路站、刘行站周边。放眼望去,主干道上几乎看不到共享单车。只在两个地铁站前的一长排非机动车中,零零星星看到有3、4个品牌约20辆左右的共享单车。几位附近居民及摊贩告诉记者,一到晚上7时半之后,地铁站周边也基本上什么车都没了,黑摩的、黑三轮开始拉客接活。

上午9点,宝山区7号线潘广路站2号出口,周边只有零星几辆共享单车。上午9点,宝山区7号线潘广路站2号出口,周边只有零星几辆共享单车。

  记者打开手机上摩拜APP,查询显示:馨佳园七街坊周边分布有5辆车,龙湖北城商圈有4辆车;但记者尝试按图索骥,走了一大圈仍无法找到相应车辆。反倒是离地铁站步行1公里左右、位于馨佳园小区西面的一片工厂区、民房区集中了约20辆车。记者拐了几个弯,终于找到“躺”在过道小巷隐蔽处似被弃置的单车。显然,这些散落在村镇野道上的单车,很大程度上也稀释了原本投放量就不多的单车市场。

记者打开摩拜单车APP,看到馨佳园小区周边不超过5辆单车,而小区西面的民房、工厂聚集了大量共享单车。  记者打开摩拜单车APP,看到馨佳园小区周边不超过5辆单车,而小区西面的民房、工厂聚集了大量共享单车。

 虹口区收缴万辆单车,半年来未再使用

  与此相反,在上海中心城区,由于共享单车投放量过大,不少地方乱停乱放、堆积如山,影响交通,泛滥成灾。以至于出现多个上万辆级别的单车收缴整治点。

  3月6日,记者来到新建路东长治路附近的一处停车场,一眼就看到一片“单车海洋”。这里是一处旧改拆迁地块,占地4000多平方米,一半面向社会车辆停车,另一半用于共享单车堆放。这些单车都被规整地叠放、排列,车身未见明显损坏状况。数了数,至少有6种单车品牌。目前有1万辆,都是2017年9月从虹口区各地集中整治收缴而来。

东长治路新建路违停单车收缴整治点,近1万辆共享单车停放于此。东长治路新建路违停单车收缴整治点,近1万辆共享单车停放于此。

  这些单车能否正常使用?记者打开摩拜App,成功启动了一辆单车,并在软件界面显示了定位和周边密集的单车图标。一名停车协管员告诉记者,现场的车辆由上海虹口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几个月来都没动静,他们只是负责在停车收费之余加以看管,“不让人拿走”。

记者在收缴整治点现场打开一款共享单车APP,看到图标密集拥簇,扫码后单车能正常使用。记者在收缴整治点现场打开一款共享单车APP,看到图标密集拥簇,扫码后单车能正常使用。

 收缴点扣车不放,是担心单车回流

  记者联系到虹口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作为配合虹口区交通管理部门工作的合作单位,他们目前在虹口区建立了1个蓄车场和5个收缴整治点。蓄车场是企业检修、保管和调度车辆的中转站,是政府准许单车企业展开检修、提高单车完好率的临时存放区域;而收缴整治点是专门用来停放违章、过度投放的车辆。东长治路新建路区域就是一处收缴整治点。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虹口区在整治前拥有8万辆共享单车,而实际需求大约2-3万辆。为此,相关部门一直在进行管控。

  其实,管控也面临尴尬:一方面,城区空地面积稀缺,车辆管理公司只能通过租用旧改动迁场地停放收缴车辆;另一方面,一旦场地动工开发,单车就要被迫转移。2017年9月,该公司就因此不得不让3家单车公司领回2000辆单车,其中只有1家单车公司如约付款认领。不仅如此,公司发现这批单车旋即又被悄悄投入了虹口区市场,“收缴回来,又流了回去,白白浪费管理资源。”

  该负责人表示,公司正在与几家单车公司磋商,估计今年4月将归还数万辆单车,单车公司需为每辆单车支付20-25元的管理费用。这次明确要求单车公司必须将领回的车辆投放到其他区域,甚至迁出上海。

  据了解,不仅虹口区在大力整治,浦东新区也收缴了9万辆OFO单车、8万辆摩拜单车。近日不少单车公司向浦东新区建交委申领,但还没有得到允许。

  共享单车公司:周边城区的运维能力跟不上

  那么,单车公司为啥不愿将过度投放的车辆转移到需求量大的人口导入大居区呢?记者分别采访了摩拜单车公司和OFO单车公司。

  目前两家公司在市郊偏远地区的单车投放量到底有多少?两家公司均以商业秘密为由不愿透露。但对于能否将这些单车投放到偏远城区?摩拜公司认为在操作上没有难度,只要与属地政府协调好供需数量和公共设施情况即可。摩拜在周边城区、郊县投放单车时,一般而言,都会根据属地政府提供的人口地理信息、结合网格化管理系统,在较为密集的商圈、住宅、办公区进行同时投放和调度。

  OFO公司表示,在投放郊区市场初期,OFO重点选择紧靠地铁站旁边停车区和商圈停车区。按照每天一次,每个投车点20-30辆的单车频率和数量进行投放,然后观察投放点的单车消耗情况。居民之所以看不到很多车辆,原因首先在于周边城区和郊县的地区面积大,流动呈扩散式,公司运营维护的力量相对于市中心较弱,这是客观事实。其次,周边城区像市中心那样的单车“潮汐现象”不多,因而单车扎堆的情形不太容易出现。而随着天气回暖,整个市场的骑行需求都在复苏,偏远城区的居民骑共享单车出行的习惯也在逐步养成,需求确实比以往增加了很多。OFO表示,公司将会与政府部门沟通,先取回被扣车辆,再结合实际情况,将部分单车运往郊区或其他有需求的城区。

  专家:转移阵地可成为被扣单车的出路之一

  截至2017年9月,在上海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13家,投放总量约178万辆,自去年8月18日禁投令实施以来,各区交通委暂扣的共享单车数量达65万辆。“然而半年多来,市交通委对这些暂扣车辆的出路却未有明确交待。”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郭建荣不无担忧:一方面,上海各区的共享单车数量远远饱和,收缴单车是管控手段,单车公司即使想付费取回都不能;另一方面,一旦可以认领,单车企业在风吹雨打的露天收缴点挑来挑去,更愿意取回保存完好的单车。如此僵持下去,回收修理成本不断增加,共享资源也白白浪费,路面上的单车破损率居高不下,长此以往,不仅用户无法享受到优质的骑行体验,单车行业也无法惠及更多的市民。

  他认为,将收缴的单车资源投放到偏远城区、郊区不失为一种解决途径。政府部门可以公布各区的单车需求量和饱和量,增加透明度,明确道路停车设施的设置情况,将扣押的车辆归还给单车企业,制定主城区不投放的规则,让多余的单车资源转移到周边城区;鼓励单车企业均衡投放,适当将重心转移到“饥饿状态”的郊县和其他省份;同时他也倡导用户规范停车,遵守规则,文明用车。

  收缴后的单车出路在哪?至今未有方案,但基本回不了市中心。

收缴后的单车出路在哪?至今未有方案,但基本回不了市中心。收缴后的单车出路在哪?至今未有方案,但基本回不了市中心。

?